鲁网 > 日照频道 > 区县 > 正文

我的春节记忆丨莒县李玉聪:记忆中的红头绳

2021-02-22 10:02 来源:鲁网 大字体 小字体 扫码带走
打印
春节,中华民族绵延数千年的传统节日 ,它对于我们亿万中国人来说有着特殊的意义,它意味着新的开始,也是一个美好的祝愿,在我们心中扎下了温柔的根。

  鲁网2月22日讯 春节,中华民族绵延数千年的传统节日,它对于我们亿万中国人来说有着特殊的意义,它意味着新的开始,也是一个美好的祝愿,在我们心中扎下了温柔的根。

  岁月悠悠,一年的时间又如流水般逝去,在欢庆的祝福声中,我的眼前仿佛又浮现出了那根细细的红头绳, 那是心灵深处的一抹鲜红,它牵着我精神的丝缕,回到那个清贫的年代,刹那间勾起千滋百味。

  小时候家里很穷,父亲一年都在外打工,只有到了年根底下才会背着比自己还高的袋子回家。可是即使这样,每次回家,父亲总会给我们姐妹俩儿带点礼物,如:一个彩色的本子,一个小小的掌上计算机,一个很小的但是崭新的小娃娃......但是我最喜欢的,还是每年父亲像变戏法般的从口袋里掏出来的红头绳。

  那时的红头绳看起来红艳艳的,摸起来软绵绵的,如果足够长还可以在辫梢上形成一个蝴蝶结,那红艳艳的头绳扎在我和姐姐长长的麻花辫上,特别的漂亮。大年初一,吃完新一年的水饺,我和姐姐总是着急的让母亲给我们扎上红艳艳的头绳,然后在小伙伴们羡慕的眼神中一蹦一跳地去长辈家拜年。在那个年代,好像只有扎上那红艳艳的头绳,那一年才会过得圆满。

  每到过年,劳累奔波了一年的父母脸上也渐渐浮现起了笑容,母亲从腊月二十开始就会一直忙碌,做豆腐,蒸馒头,,打扫卫生。记忆中,母亲的手一直在揉动着面团,在她的手里,面团总能变成可爱的样子,而此时的父亲,正在在添柴烧火,红彤彤的火苗映在父亲那黝黑的面庞上,火越旺,父亲的嘴角弧度越明显,好像那红彤彤的火苗是父亲对新年新的期待……而这个场景也是我心底最温暖的回忆。

  前段时间天气冷的时候,妈妈给小外甥女做了一件漂亮的小棉袄,并用微信发图片给我。我打趣着说,“老妈手很巧呀!”妈妈很久没回微信,我也随手去忙别的事情了。下班的时候收到妈妈的微信,“做小棉袄的时候,觉得很对不起你和你姐姐,你们小时候就没穿过这么新,这么暖和的小棉袄。”看完微信,眼泪充盈了我的眼眶,仔细想了想,小时候的日子虽然过得清贫,可我们姐妹俩也是在父母的掌心里长大的,日子虽穷,可是爱却从未缺席。

  开始工作之后,总是觉得时间过得飞快,父亲的腰有些弯了,也没有印象中的那么高大了。岁月更迭,记忆中那红艳艳的头绳,却长久的拴在了我的心头,时间越久,它的色彩越鲜艳,成为了我心底最柔软的存在……(作者:李玉聪)


初审编辑:张辉
分享到: